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第六百八十一章夜曲分享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小說推薦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晚饭时菲利克斯和麦格教授都没有出现,他们在办公室里激烈地讨论,但拿不定主意。菲利克斯从北极学来的分身魔法不是毫无破绽,他的魔文之书只有一个,那相当于他的魔杖,能将他的战力完全发挥出来。
如果格林德沃执意要将邓布利多的死亡讯息公之于众,他们能做的其实很有限。
原本计划是以邓布利多’淡出公众视野为前提,今后只是偶尔露面,证明自己还活着。整个魔法界会慢慢适应他退休’的事实,即便几年十几年后魔法界被迫公开,他的名字也可以作为一股重要的威慑力量。
确实只需要威慑就够了。
有菲利克斯站在前台展露实力,而成名比他早上百年,深孚众望、功绩卓著、被公认是最伟大白巫师的邓布利多,将会成为普通人心目中深不可测的存在。
没人希望激怒这样一位老人,逼他走向战场。
而且这一计划的精妙之处还在于,即便一些巫师有所怀疑,他们也没有胆量质疑,更不敢断言似的公开诅咒’邓布利多死了,唾沫星子会将他们淹没:一位将大部分时光都奉献给魔法界的老人有权享受生活,不过问公务。菲利克斯也可以配合着让邓布利多’露面,在公开场合说上几句劝勉的话,
完全不会影响大局。
好处颇多,代价近乎为零,唯一受到损害的只有邓布利多本人。
可惜格林德沃跳了出来。
菲利克斯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在变形术上的造诣能堪比邓布利多,如果上一秒邓布利多’出现,下一秒格林德沃就向他邀战,他们的做法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被戳穿。
科技煉器師
短时间里,菲利克斯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借口邓布利多受伤,自己代替他应战。
但格林德沃计谋的狠毒之处在于,就算他们解决了眼前的困境,也不代表问题彻底终止,而是一系列麻烦的开始一—因为再精妙的谎言,也经受不起反复的抱有疑虑的目光。
一个魔术,初看过后会让人回味无穷,念念不忘。但要是演上无数遍,就算一时窥不出破绽,民众潜意识也会接受这是‘假的’这一事实,魔术师卖力的表演只会引来更多怀疑和严苛的目光,导致事情彻底失控。
“菲利克斯,我们先各自回去好好想一想,明天再商议。”麦格教授疲意地说:“我先让学生们上床睡觉。”她离开了,没过一会儿传来学生不情愿的嚷嚷声,他们都想知道真相,但麦格教授态度强硬地表示今天太晚了,
一切等到明天再说。
她回过头,和菲利克斯交换一个复杂的眼神,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太久,必须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说辞。角落里,斯内普像一株静默的植物生长在黑暗里,他面无表情,距离他不远站着斯普劳特和弗立维,弗立维尖锐的嗓音结结巴巴地说着什么。
菲利克斯有些难过,也有些腻烦,在这种情况下,他引以为傲的魔法完全无能为力。
他忍不住想起邓布利多,在他漫长的生命中,有多少次真真切切地感受过这种无力感呢?
城堡渐渐安静下来,菲利克斯沿着旋转楼梯拾级而上,来到校长办公室所在的那条走廊,石头怪兽没有阻拦他,他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
这里几乎维持着原样,和他第一次来时没什么分别。
他几乎能回想起自己面试时的一切细节。
精致的银器在细长腿力公桌上发出窸窸空的滑稽声音,在黑暗中喷出股股白色烟雾;漂亮的棕色校长椅后面是邓布利多的私人藏书;分院帽静静躺在隔板上;冥想盆藏在黑色柜门后头;格兰芬多宝剑装在透明的玻璃匣子里;门后的金色栖枝是空的,那里原本是凤凰的位置。
墙壁上的校长肖像多出来一副金色的相框,邓布利多安静而祥和地沉睡着。
菲利克斯凝视着邓布利多的画像。
“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清醒。”墙壁上一个黑发、短刘海的黄脸巫师小声说道:“为了和整个城堡连接起来,这样我们才能长久存在。”
菲利克斯朝他点了点头,默默转身离开校长办公室。
他突然想到了七号教室,那里有一个十七岁的邓布利多,他穿过长长的走廊,突然停下脚步,思维小屋瞬间释放出去,但却被拦住了,仿佛有一道无形屏障挡在前面。
菲利克斯没能看到那个人的样貌,事实上也用不着,当世有能力做到这点的只有一个人。
“格林德沃,”他愉快地说:“我一直想找你,没想到你会在眼下这个节骨眼出现,那些圣徒就不怕你陷在这里吗。”
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人影缓缓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胸口别着白玫瑰。
“他们不是小孩子,不会有无谓的担心。而且你不是在等我吗,所以我来了。”格林德沃面无表情地说,他望向窗外正对禁林的风景,月色皎洁明亮。“这才过去几天,你们就把学校外的保护魔法换了
——应该是弗立维的手笔。是在防备我吗?可惜没起作用。“
“不用我说,你也应该能琢磨出更深层的意思,那就是,这里不再欢迎你了。”菲利克斯说。
“说得我有些伤感了一一除了那个阴冷潮湿的房间,这里是我待得最久的地方。连女贞路的房子都排不上号,尽管我交了几年租金……你要带我去哪儿?”格林德沃突然很感兴趣地问。
就在两人说话间,周围的墙壁变得模糊,似乎蒙上一层雾气,景物开始重叠,他们仿佛既在霍格沃茨城堡,又在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耳边传来夜风鸣咽声和乌鸦的哀鸣声。
”一处墓地,那里足够空旷,”菲利克斯不动声色地说,“方便谈事情。“
格林德沃“喷”地一声,“谈事情?谈完动手吗?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打架。”他用魔杖轻轻敲打那只干枯的手,城堡重新清晰起来。两人的视线落在走廊窗台上,那里悄无声息地多出一截树枝,仿佛凭空出现似的,一队蚂蚁顺着树枝爬到冰冷的墙壁上。
“如果你喜欢,在这里也一样一我以为你会先来找我。”菲利克斯说道。
他心底一沉。格林德沃实力不弱,再往下就试探不出来了,学校里实在不是全力战斗的地方,而且两人离得这么近,他手腕里的符咒没有半点反应。
“哦,我确实这么想过。”格林德沃面带笑容,摩挲着下巴说:“但后来改了主意。虽然我瞧不上巴巴吉德·阿巴金德,但至少明面上来说,他才是站在巫师秩序顶端的人。“
“你看重他的身份?”菲利克斯机敏地说:“借他之口达到你的目的?”
格林德沃眼睛闪烁着亮光。
“我当然可以公开站出来,但那又何必呢?他话比我有说服力得多,不会有任何一家魔法报纸拒绝刊登他发言,而我要做只是说出一些实话一你知道吗,菲利克斯?阿巴金德是上次巫师战争的孤儿,
他有足够的理由恨我,但事实是他妥协了,答应和我谈判,为了虚假的和平。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听起来有些混账,所以你欺骗了他?”菲利克斯感到异,巴巴吉德不会那么轻易就信了他的鬼话吧?
格林德沃微微摇头,恶意满满地笑了起来。菲利克斯等他停下来,格林德沃感叹道:
“你以为我只会靠欺骗说服别人吗?我开出了他无法拒绝的条件,诱惑大到让他失去冷静思考的能力
—一无需我再浪费口舌,他自己就能说服自己,按照我的想法行动。“
“我对此十分好奇。能提示一下吗?也许我也有机会用到。”菲利克斯淡淡地说。
格林德沃打量他片刻,咧开嘴,无声做出一个口型。
菲利克斯睁大眼睛。
“牢不可破的誓言?”他失声道。心中无比震惊。目光下意识警向格林德沃的手腕,在看到他左手变得焦黑一片后略微一怔,然后将目光移到拿魔杖的那只手上。
扑克少女
“当然还没签订,”格林德沃奇怪地警了他一眼,“他今天发表的声明是立皙的前提,不过一—唔,
和你聊完我就会过去找他,也许还能碰见你那个小女孩部长呢。一大堆魔法部长和代表当见证人—一我相信阿巴金德会这么做的——誓言的约束力会大到不可思议。“
菲利克斯抿了抿唇,咽了口唾沫。
“哦,我明白。”格林德沃慢条斯理地说:“像我们这种人,都不习惯把命运交给别人,不过这样才更有说服力,你说呢?比如我现在告诉了你,但你能阻止这一切吗?”
“你打算立什么誓?”菲利克斯有些艰难地开口。
“大概是不能随便杀人、不能主动挑起巫师战争吧。”格林德沃含糊地说,他表现得漫不经心,似乎认为这件事没什么好关心的。
菲利克斯扬起了眉毛。
“你找到破解‘牢不可破的誓言’的方法了?”
“”格林德沃沉默片刻,好奇地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菲利克斯也沉默下来。
一千灵疑夜
这个思路不对吗?
难道格林德沃真的打算立誓?他脑子坏掉了?菲利克斯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试探着提醒道:“你希望邓布利多能获得一个配得上他的葬礼?”
格林德沃立刻像嗅到了腐肉似耸了耸鼻尖,一脸厌恶。
最強末日系統
“你提醒我了,”他恶声恶气地说,笑容藏在阴影里:“你们把他埋在了哪儿?我有些话只能对着他的墓碑说,别告诉我他隐姓埋名、躲起来不敢见人,我什么都知道一一不过他要活着倒也不错,我正希望看到他后悔莫及的表情呢。”
片刻的寂静。菲利克斯举起左手,手上那枚绿宝石戒指亮了起来,从里面飞出一封封信件,在他面前漫天飞舞。
小粥的日常
格林德沃的表情僵住了。
“这是什么?”他小心问道,菲利克斯似乎能感应到对面的心跳,但格林德沃的眼睛像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溢不出任何情绪。
“如果你此刻还待在纽蒙迦德,每两三个月能收到其中一封,大概会持续二十年时间。不过现在用不到了。”菲利克斯说着,让信件像鸽子羽毛般朝格林德沃飞去,格林德沃伸出手,这些信件瞬间被掠夺一空。
又是一阵寂静。菲利克斯突然问道:“对了,如果我现在去七号教室,是不是能见到一个一一”
“不用说了!”格林德沃断然喝道,指甲陷进肉里,但马上他就重新恢复了平静,似乎刚刚一瞬间的失态不存在。“菲利克斯,在你身上缺少某种东西,所以你阻止不了我。我可以教给你一个窍门:“
他冷冷地说:“你得燃烧自己才行。”
格林德沃走了。
菲利克斯陷入沉思,脚步沉重地回到办公室,抬头看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倚靠在门口。
“海格?你怎么在这儿?“
海格被惊醒了。他的脸被泪水打湿,眼睛通红,手里无意识地抓着一条脏兮兮的大手帕。
“我…我一直在等你,菲利克斯。”海格有些迷茫地说,接着他的眼神变得畏惧,声音哽咽地说,
“我从报纸上看到、看到…邓布利多…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菲利克斯迟疑了,他要怎么回答呢,继续说一遍谎话?在阿巴金德和格林德沃依靠牢不可破的誓言结成紧密联系时,这件事就瞒不下去了。
他踮起脚尖,拍了拍海格的肩膀。
海格表情呆滞,突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嚎叫,泪水大滴大滴滚落下来,渗进毛茸茸的胡须里。他扑过来抱住菲利克斯,菲利克斯发出闷哼,给自己套上人形铁甲咒,咒语摇摇欲坠;他又施了悄声咒,避免海格将整个城堡的人惊醒。
等海格哭累了,菲利克斯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他将海格带到办公室,让他睡在沙发上。隔天一早,被震耳欲聋的呼噜声吵得一夜没睡好的瓦伦和菲利克斯离开办公室,找到麦格教授说了昨晚的事。
麦格教授听闻一脸震惊。
但没过多久,博恩斯女士就传来消息:这一切是真的。就在昨晚,上百名傲罗严阵以待,超过十个国家的魔法部部长在现场,目睹了阿巴金德和格林德沃签订契约的画面。
次日早上,麦格教授悲伤地(也松了口气地)向全体师生宣布了邓布利多逝世的消息。
学生们感到无比震惊的同时也沉浸在巨大的哀伤中,麦格教授匆匆宣布邓布利多校长的遗愿,随后硬起心肠紧锣密鼓地准备邓布利多的葬礼,既然已经不是秘密了,她希望能赶在学生放假前让他们参加葬礼以表达对邓布利多的哀思。
霍格莫德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巫师填满了,这些人听到的其实是阿巴金德对外公布的消息,在此之前就动身准备和邓布利多遗体进行最后的道别。
当晚暴雨倾盆,电闪雷鸣。
所有人心里沉甸甸的,似乎被雨水打湿。第二天,天空放晴了,霍格沃茨校门大开,从各地赶来的男女巫师涌入学校。菲利克斯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他在找一个人,他知道格林德沃一定会出现。
格林德沃的一切谋划,都将在今天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