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重生八零:嫁給退伍糙漢我被嬌養了 txt-第66章 你瘋了,那是刀看書

重生八零:嫁給退伍糙漢我被嬌養了
小說推薦重生八零:嫁給退伍糙漢我被嬌養了重生八零:嫁给退伍糙汉我被娇养了
江陵感觉自己为了温柳操碎了心,可惜温柳并不领情。
温柳淡淡道:“我的钱够花。”
江陵………够花就行了吗?难道不想更多一点。
谁还嫌钱多啊。
温柳觉得江陵看自己的眼神像是看疯子一般,心里叹口气:“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也会考虑的,但总得先去趟羊城看看呗。”
上辈子她从学生时代到毕业了工作一直在努力,回家养老生活没过一天就到这个时代了。
不过,幸亏不愁吃穿,即使做其他的事情,温柳也是占了先机的,可以说,未来几十年赚钱的项目,她基本都知道些,所以,她没江陵紧迫感。
江陵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听到她总算松口了,自己也松口气:“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你别错过。”
温柳觉得以江陵的性格,以后说不准还真的能成为一个人物,敢想敢干,看到她卖口红这些东西卖的好自己也敢做,甚至在他自己卖的不行的时候,还能低下头厚着脸皮来问她这个竞争对手。
这种性格的人在这个时代能攒下一些家业,很正常。
温柳打个哈欠。
萧敬年在旁边道:“困了?”
“有点。”这老式的绿皮火车真的太慢了。
萧敬年揽着她,低声道:“睡会。”
温柳刚靠在萧敬年身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没睡着,忽然一道小孩的哭声震得她脑袋疼。
睁开眼对面的女人手忙脚乱在哄孩子。
女人旁边坐着的男人似乎和她是一家的,吼道:“你哄哄她,是不是想尿了!”
温柳被小孩子的哭声闹得头疼,下意识的皱了眉头,目光也忍不住的落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女人对上温柳的目光,有点局促的连声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小孩年纪小。”
温柳点点头。
女人抱着小孩晃悠,手忙脚乱的,这哄孩子的手法还没萧敬年熟练呢,温柳跑神的想。
萧敬年在她腰上拍了一下:“坐好,我去趟厕所。”
温柳端正坐好,等萧敬年离开,看着窗外的景色。
江陵看看离开的萧敬年再看看温柳:“你俩为啥你出去干活,萧敬年在家闲着?他不挣钱你也不生气?”
江陵对这俩还挺好奇的,虽然萧敬年长得是挺帅的,可他还是多少能看出来,那人走路不太舒服,上次萧敬年背着温柳,明显脚不太好,再加上他每次看到都是温柳出门卖东西。
温柳疑惑:“生什么气?”
江陵挠头:“就你们不太像正常的夫妻相处模式。”
“他有挣钱。”萧敬年的退伍费还在她这里没动呢,几千块钱在这个时代没那么容易花完。
江陵看着温柳,欲言又止……
温柳多补了一句:“上次的事情你也清楚,你见过的男人有几个能做到他那样的?”
江陵瞬间想到那日一群警察来了,当时的确震撼到他了:“你说的也是,能把警察叫来抓自己娘的人,真还没见过。”
余光看到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手又颤抖一下,接着便是男人的吼声:“怎么还哭?”
女人轻颤着,拍着孩子的手更频繁了:“可能是没出过远门,不舒服了。”
温柳随口答着江陵的话,余光有意无意的看着江陵旁边的人:“这就够了。”
萧敬年长得帅,这温柳长得也不差,他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要他说,她肯定能找到更好的人。
江陵还想劝说两句,忽然车厢内传来一阵骚动。
身边也传来一阵骚乱。
在江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急促的喊声:
“江陵,抓住她!”
江陵后知后觉的去拉人,一边拉一边喊:“怎么了?”
旁边的女人早已经把怀里的孩子塞给了身边的男人,温柳用尽力气拉着那男人。
一边拉一边喊四周的人:“帮忙啊!他们是拐子!”
一听说是拐子。
四周的人更加骚乱,一群人上来。
被温柳拉着的男人急着脱身,猛地朝着她踹过去。
空间狭小。
温柳已经无路可退,她的力量也不是男人的力量,温柳的呼吸有点粗重。
“松开!”
她已经做好了挨这一下的准备了,可是在那一脚过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惧怕闭上了眼睛……
“啊!”
“谁,松开我!”
没有等到意想中的疼痛,温柳睁开眼,看到了熟悉一张脸,一瞬间松了一口气:“萧敬年,你小心一点!”
凌凌七 小說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
男人突然孩子一抛。
萧敬年迅速去接孩子。
整个人倾斜的倒在车厢的过道上。
下一刻,寒光冷冽。
中年男人目光凶狠的朝着萧敬年刺过去,那一刻,温柳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颤抖的喊道:“小心!”
温柳看着四周的人:“帮忙啊!”
“我看谁敢来!”男人晃着匕首,凶狠的喊道。
逆襲吧,女配
这下,原本想上去帮忙的人迟疑了。
孩子被萧敬年护在怀里哭喊声更大。
温柳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手里的匕首朝着萧敬年刺过去,萧敬年本来身上就有伤,还抱着一个孩子。
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前。
江陵一把拉着她:“你疯了,那是刀!”
万界基因 小说
温柳没说话,竭力的使自己保持冷静,她不应该上前的,她的体力弱,没有经过任何的训练,不是男人的对手,上前也只能成为萧敬年的拖累。
猪肉乱炖 小说
喘着气。
看着男人匕首朝着萧敬年扎过去的时候,一颗心都要提起来了。
萧敬年把孩子护在怀里,身子后退半步,猛地踹过去。
“哐当!”
匕首落地。
眼看着那男人还去抓,温柳一脚踢过去,踢远了。
萧敬年起来,随手把孩子塞在过道里的人,一脚踩在那男人胸膛上。
看一眼脸色吓得惨白的温柳:“别怕,没事的。”
温柳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
萧敬年一手把人提起来。
原本和男人同伙的女人脸色惨白,猛地撞开江陵扒开车窗扒着车窗——
这会的绿皮火车行驶的速度慢,车窗也是能打开的,可即使再慢的速度跳下来也是会死人的,看着她半个身子在外面,温柳下意识的去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