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快穿:我揣着空間當媽上癮了討論-第二百六十五章 母慈子孝(38)推薦

快穿:我揣着空間當媽上癮了
小說推薦快穿:我揣着空間當媽上癮了快穿:我揣着空间当妈上瘾了
安华觉得这男人是真的疯了,惹谁不好偏偏要惹王嘉诚,难道他以为王嘉诚能以十几年的功夫登上富豪榜全都是靠运气吗?
现在安思睿就是王嘉诚的软肋,王嘉诚这个人最是护短,谁要敢动他的家人,他就跟谁拼命,更何况是自己刚认回来的儿子,简直就是在捋老虎的须子!
農家棄女之秀麗田園 暮夜寒
这一点流言自然不能对王嘉诚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很快这些所谓传闻就被火速撤销,公关立马搞上,把所有的问题都洗清,然后借着这波势头把安思睿他们真正关系公布出去,一下子热度炒到最高!
豪门的事情大家最爱看了,还是这么一出接着一出的,本来他们还在纷纷议论安华和王嘉诚之间的二三事,可没想到结局就迎来这么一个惊天大反转!
原来安思睿确实是王嘉诚的孩子,但却不是安华的亲生孩子,是她领养的。
这些旁观者又开始说,安华真是捡着了,随便领养一个孩子,居然就是富豪王嘉诚的孩子!他们怎么就没有这个运气啊?早知道他们也不生自己的孩子,都去孤儿院领养了,没准哪个就是富豪遗失在外的私生子,到时候他们可就一步登天了!
无论这些人再怎么议论,这些事情也跟他们无关,他们也就只能吃个瓜看个热闹了。
真正的发布会在有条不紊的筹备,而这散播谣言的人都不用王嘉诚出手去整了,本来他还想给他们随便安上一个什么理由,现在这现成的把柄送到他手里,就以诽谤罪和侵犯名誉罪抓了起来,只要能把他们抓起来,到时候在里面待几年都是王嘉诚一句话的事儿!
那两人被抓起来的时候,安华去见了那个男人,她有一点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对原主有这样深的恨意?
在商场上东家倒西家起来这是常有的事情,也没听说谁会记下这样的大仇,他们顶多是怪自己一句学艺不精,感叹一声时运不济,怎么这个男人就非要搭上自己儿子也要报复原主?
结果在安华这样问的时候,那男人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从原地跳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就往安华的身上扑!那满脸狰狞的模样,恨不得把安华给撕成碎片!
那男人恨的眼圈通红,眼睛里的血丝都冒了出来!
他咬着后槽牙恨不得吞食安华的血肉!
这人长了一张正气的国字脸,可他满目的阴狠,完全破坏了这种正气,让他整个人显得狠厉无比!
他语气里很是不敢置信,“你在说什么?你不记得我?!”
安华很疑惑,原主该记得他吗?
“我们认识?”
那男人讥讽的一笑,不知是在笑安华,还是在笑自己,“是啊,你可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是所有人的女神,每一个男生都崇拜着你,谁不喜欢你啊?我只不过是那些男生中的一员,那么多人你看都不看一眼,你怎么可能注意到我这个小虾米!”
“所以这就是你报复我的原因?”
安华这疑惑又不解的样子,彻底激怒了那男人!
他戴着手铐的双手猛的一拍桌子就想站起身来,身后早有准备的警察一把按住他的肩膀把他牢牢的压制在椅子上,男人扭动挣扎着,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嘶吼!
“你怎么能忘了?你居然能忘了?当年和你表白过的那个男生,你狠狠拒绝过他!这样的事情你居然忘了?你知道我一直记了二十多年吗!你知不知道你的拒绝给我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你凭什么拒绝我?我对你不够好吗!”
“每天起个大早去给你买早饭的是谁?每天你桌上水杯里不断的水是谁送的?每天你桌子里满满的零食是谁送的?还有你的生日,各种节日,我送你的礼物你都忘了?你们女人可真是无情!我真应该让他们好好看清你的真面目!”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接受我对你的好!我欢天喜地的向你表白,你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拒绝了我!让我在全学校丢尽了脸面!!”
“你就是在故意钓着我!为的就是既能享受我对你的好,也能同时享受其他追求对象的付出!你可真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得,这就是一个心理脆弱的普信男。
跟随着男人的话,安华总算在原主很久远的记忆里刨到了大学时的生活。
对于这个男人说的话,她只有一点依稀的记忆,说实话,要不是安华用857刺,激了原主的脑海都想不起来有这么一茬。
这件事情对于原主来说根本就不重要,连小插曲都算不上。
上学的时候,原主一边学习一边创业,根本没有时间做些对她来讲很多余的事情,就比如那些追求者们,至于这男人说的什么早饭什么水,零食之类的,那些东西都被她分给同学们了。
她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这男人送的,送她东西的人有很多,至于那次的表白,原主更是觉得莫名其妙,她很讨厌有人这样在公共场合表白,她感觉这是一种道德绑架,一群人起哄着答应他,答应他,但是原主根本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这样的男生原主拒绝过很多,她从来没有像这男人说的吊着谁,凡是有对她直白的表达出好感的都被她坦言拒绝,原主认为既然自己不喜欢也无心爱情就要把话说清楚断了对方的念想,不然暧昧不清的算怎么回事!
原主长得好看,学习好,能力强,一直是众人追捧的对象,至于人们所认为的性格高冷,完全是因为原问题忙着正事儿,没有时间搭理他们,原主认为这些都是低质量的社交,还不如用这时间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多跑几个单子对她来讲作用更大。
总之在安华看来,这件事情就是非常无厘头的一件事情,这男人的恨也毫无缘由,被原主拒绝的人很多,怎么就他这么小心眼儿的死挂着不放?喜欢一个人难道就是这样喜欢的?
原主在这儿估计也只有一个想法,觉得这男人无理取闹,原主的心理只有自己的事业并没有这些无聊的感情,更不会试图理解一个疯子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