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穿越明朝假太監 線上看-第150:現代科學的拓荒者推薦

穿越明朝假太監
小說推薦穿越明朝假太監穿越明朝假太监
因为历史和地理没有学好,四川的物产方面,王立只知道井研县的盐。
除此之外,就是汉源县的煤,以及攀枝花的铁!
张汉儒的“情报”果然没错:几百年后的“汉源”县,还真是黎州境内的“汉源”;
那里的煤矿,储量非常惊人!
已经在组织徭役开采!
然而,王立想找的的“攀枝花”,应该是隶属“四川承宣布政司”的“建昌卫”!
当年,万历皇帝的税监“指山收税”时,确实在那地方发现了铁矿!
从泸水这个参照点来看,后世的“攀枝花”应该在那里!
几百年之后,“攀钢”的大名,真的是如雷贯耳啊!
既然找到了“攀钢”,王立自然不会放弃!
即使交通不便,也志在必得!
反正,这个时代有的是劳动力!
就算朱至澍没有横插一脚,王立也会想尽办法开采,并将其运出来!
如今,七十来万就能搞定的工程,王立报出了七百万的天价!
然而,投资虽大,利润却很可观!
诱饵,已经抛给朱至澍!
如果他想赚钱,必会上钩!
他最终是否上钩,其实不重要!
当前,只要他安安分分做好蜀王,别到处生事,那就够了!
“四川境内,真的有硫磺和硝石矿?”
“张巡抚已经确认了,不会有假!”
哦,对啊!
后世的四川,被称为“硫磺之都”呢!
既然有硫磺和硝石,那就好办!
“征召五万徭役,尽快组织开采!
炼制火药是头等大事,你亲自负责!
运输火药的牛马骡子,必须提前备好!”
宦妃天下 小說
“厂公放心!百姓们整日都在衙门转悠,就等着咱们征招徭役呢!
百姓手里的牛马骡子,只需给一点一点银子,很容易就能征到几千头!”
“报……厂公:前日,蜀王召集几十名朱氏宗亲!他们秘议之后,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于今日启程南下!”
哦?
南下?
这家伙,果然上钩了!
不必管他!
此刻,他是否拿出银子,跟自己的修路毫无关系!
还是那句话:皇室宗亲和富户乡绅们手里的银子,始终留在四川!
只要堵住出川的要道,银子早晚是自己的!
当然,那是跟朱由检翻脸的情况下!
此时,如果姓朱的愿意出钱,双手欢迎!
毕竟,距离翻脸的时间,还有十余年!
能用和平的方式,早早地把银子弄到手,又有什么不好?
说不定,通过这个诱饵,还能减轻蜀王对自己的敌视!
积极而又孤单的春见酱
届时,请他上一封奏书,主动“澄清”几位郡王的死因,朱由检更没理由动自己了!
……
这日,陈王廷和朱可贞,竟然同时到达码头!
因为,陈王廷的到来,并非收到自己的调令,而是带来两个喜讯!
王立想要的迫击炮,已经做出样品!
福建军器局研究的水泥,陈王廷也带来了样品!
但是,也带来一个噩耗!
徐光启,病逝了!
在王立和后世的人看来,迫击炮的击发和引爆原理非常简单!
真要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
在这没有工业基础的时代,更是难于登天!
徐光启拖着年迈的身体,足足用了两年多时间,终于做出了一件样品!
在福建的试射,非常成功!
徐光启的病体,却再也支撑不住!
临终前,他将迫击炮的击发和引爆原理,以及后装线膛炮的击发原理,详细地告诉了孙元化!
对此,孙元化真的是又悲又喜!
匆匆办完徐光启的后事,马上就驾着大船出海了!
“没搞错?孙元化真要去葡萄牙?”
“厂公,孙巡抚也是没办法啊!
福建军器局的工匠,只能造点铠钾弓箭!
真要铸造红夷大炮,还得专业的红毛铸炮师!”
“唉!”
王立叹了口气,深以为然!
这个时代的大明,没有铸造大炮的技术人员!
更没有铸炮方面的系统研究和工业基础!
徐光启翻译的那些东西,没几人能看懂!
眼前的这门迫击炮,完全是徐光启一手铸造!
想铸造更多的迫击炮和红夷大炮,只有去葡萄牙“引进”技术人员!
在当前,这是最快最省的办法!
唉!
想不到,明朝唯一的“现代”科学家徐光启,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厂公,孙巡抚乃戴罪之臣,不适合向朝廷报丧……”
“没错!
徐光启曾任礼部侍郎、文渊阁大学士和内阁次辅,理当速速向朝廷报丧!
万岁爷是否追赠他的官职,是否荫封他的子孙,咱们管不着!
这会儿,就以西厂的名义……呃不,以福建军器局的名义,给他的妻儿送去白银十万两!”
说罢,王立又在叹息不止!
在这个科举制度盛行的时代,徐光启的诸多西学著作,很难普及开来!
明清时期第一次追赶西学、普及现代科学的机会,就这么遗憾地失去了!
自己,真的没能力改变历史!
哪怕,曾经试着去努力过!
柳如是的“死而复生”,吴三桂的“死而复生”,平白冒出的李自成和张献忠,就是最好证明!
历史,或许真的无法改变!
但是,却能做点什么!
“传令下去:在蜀中征招八至十四岁的孩童,专门研习徐光启的《几何原本》,男女不论,数量不限!
一年之后,本厂公亲自出题考试!
成绩优异者,赏银五万两!
再聘为数学讲师,月薪一千两!”
“厂公,这个……我也看过《几何原本》,可是……真的看不懂啊!
你让八到十四岁的孩童去研究,又没有专门的老师引导,恐怕……”
“谁说没有老师?我不是老师么?
孙元化带回的葡萄牙铸炮师,他们不也是老师么?”
对于教授《几何原本》,王立这个学渣,还是有足够的自信!
毕竟,《几何原本》是数学的基础!
只要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人人都能胜任!
王立的自信,陈王廷毫不怀疑。
在福建的时候,徐光启每次提起王立,都把他当成圣人一般!
确实是圣人!
徐光启和利马窦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翻译了六卷《欧几里德原本》!
而王立,仅用两个夜晚,就翻译了剩余的九卷《欧几里德原本》!
不仅指出了前六卷中的错误之处,还指出了《欧几里德原本》的错漏之处!
迫击炮、后装线膛炮的击发和引爆方式,更是超越了葡萄牙和荷兰的铸炮理论!
其实,徐光启把王立尊为圣人的同时,王立也把徐光启尊为圣人!
因为,他是封建时期现代科学的拓荒者!
几百年以后,数学里用到的很多汉语词汇,都是源自徐光启的首次翻译!
现代科学的尽头,是数学!
现代科学的源头,也是数学!
徐光启为华夏大地带来了现代数学,可惜,没人懂得珍惜!
王立甚至觉得,清代的基础科学落后于世界,闭关锁国只是原因之一!
另一个关键原因,是没人掌握先进的基础数学!
罢了!
现代科学的先驱,已逝!
只要有继承者,这位先驱就不会留下遗憾!
只是……
这位先驱铸造的迫击炮,为何如此笨重?
真的是傻大笨粗!
这架势,就算没有三百斤,也有两百七八!
四个强壮的炮手,用尽吃奶的力气,才把它从船上抬下来!
而且,这个炮丸……个头也太大了吧!
少说也有二三十斤!
尼玛!
这到底是迫击炮还是榴弹炮?
这么重的东西扔到炮管里,不会炸膛?
就算不炸膛,又能射出多远?
“厂公放心,绝不会炸膛!
咱们在福建的时候,已经试射许多次了!
如果用四十五度的射角,能射出一百多丈!”
“那就……试试吧!
河对岸的小土坳,看到了么!
大约二百米……呃……大约七十丈!
土坳上的那棵树,就是目标!
如果能射中,每人赏银五千两!”
我去!
五千两!
厂公出手,果然不同!
惊喜之余,四名炮手熟练地调整方向,测距,调整射角。
君子谋妻娶之有道
准备就绪,除掉弹丸首尾的限位木塞,缓缓将其塞入炮管。
“轰!”
出膛的炸声震耳欲聋,黑烟四起!
呼啸声中,炮丸越过锦江,准确落在土坳之上!
“轰!”
爆炸声中,泥沙腾起好几丈高!
对岸的烟尘还未散尽,震耳欲聋的炮声再次炸响!
三炮之后,手腕粗的小树,终于缓缓倒下!
“好!好!非常好!赏!”
王立欣喜不已,赶紧跳上小船,前往土坳上查看爆炸现场。
炸出的弹坑,竟然比箩筐还大!
王立沉默了!
尼玛!
迫击炮以杀伤敌方士兵为主,又不是用于破墙攻城!
要的是轻便灵活!
徐光启,为何把弹丸做得那么大?
爆炸后的威力,比京师城上的红夷大炮还猛!
炮管做得如此厚实,原来是有原因的!
如果不皮实一点,必会炸膛!
“改!还得再改!
炮丸的重量,至少降低一倍!
整个炮身的重量,以两个人能抬动为宜!
射程嘛,能增加一些更好!”
“厂公,你……如果早说如此,去年就能送来样品……如果要改,只能等孙巡抚返回之后了!”
“改,必须改!
算我没说清楚!
迫击炮是近距离用的!
我要求一人一马就能携带,打完就跑!
明白?”
“这个,其实很容易!
只要孙巡抚回来,很快就能搞定!
对了,这是你想要的水泥……这玩意儿确实好用!”
眼前的帆布袋里,青灰色的粉末,比王立想象中研磨得更细!
王立没有首先询问配方,而是问起研磨的方法。
“厂公,这不是一点一点用石杵捣磨的,而是徐大人发明的……很大很大的研磨装置!
这玩意儿,大约是三尺多的桶状,内部空心,装有几十个拳头大小的玻璃圆球!
这个铁玩意儿转动起来,最多半个时辰,就能把各种颗粒磨成粉末!
非常细小的粉末!
一次,就能磨一袋!”
陈王廷的脸上,满是对徐光启的佩服之色。
王立也惊讶不已!
从陈王廷的描述来看,徐光启发明的研磨装置,应该是功能简单的“球磨机”!
球磨机结构简单,以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完全能制造出来!
徐光启能有如此脑洞,实在让人佩服!
如果把玻璃球换成钢球,研磨的速度还会更快!
如果要扩大生产规模,还需要更大、更多的球磨机!
几百年后的水泥,到底是用什么办法研磨,王立确实不知道!
不过,不要紧了!
暂且先用球磨机,以后再慢慢改进!
“对了,这玩意儿的性能,你们试过了?
到底是用什么做成的?”
“厂公,徐大人走访了许多工匠,只试了几十次,就研究出了正确的配方!
我的影帝大人
其实很简单,主料就是石灰石、粘土和矿渣!
只要混合的比例合适,再按照你说的高温锻炼之法,很容易就能制造出来!”
很容易!?
呵!
想不到,古时候的人也挺聪明嘛!
一点就透!
这个时代国人,也不比外国人差嘛!
只要有足够的银子,只有足够的时间,只要各方面的条件允许,再给他们容错的机会,也能做出划时代的东西!
“甚好!赶紧找点沙石过来,马上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