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七海揚明 愛下-章四五六 失控看書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后藤信纲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张照片拿到了手中,照片上的青年是他众多儿子之中的一个,因为很早就过继了出去,所以不为人所知。
虽然父子二人都加入了维新社,但儿子显然不知道父亲的身份, 这就是后藤信纲的保密水平。
“你不用这样。”白乐眼见后藤信纲把照片放在了煤油灯上点燃,立刻抬手打落了被点燃的照片,他从地上捡起烧了一角的照片,递给了后藤信纲,笑着说道:“信纲君,难道你认为我会举报你为维新社成员吗?”
而后藤信纲接到照片,微微摇头,再次把那唯一的照片点燃了。
白乐知道后藤信纲是维新社成员, 是早在二人上学的时候就发现他的思想与众不同。那个时候,维新社还处于起步的阶段,各种思潮杂乱无章,而早期的后藤信纲的思想则是属于最为激进的一批,白乐还记得,后藤信纲有家传的剑道,但在大学里,后藤信纲最喜欢的运动是射击,只是因为射击可以远距离射杀敌人。
年轻时的后藤信纲笃信杀戮,认为应该诛杀一切反对改革的日本领主,无论是将军还是大名。
这样的人,必然是维新社成员,只不过,白乐一直没有证据,而安全局也是如此。后藤信纲的维新社身份一直是秘密, 早期有木户文生等少数几个维新社大佬知道,随着木户文生等老一辈的人死去, 后藤信纲的身份再无人得知。
而随着后藤信纲靠近德川幕府,参与了幕府的对外关系和对内舆论管控,他已经被日本政界认为是德川幕府的忠实走狗,维新社的敌人。
以至于白乐也有些拿不准,后藤信纲到底还算不算维新社的成员,毕竟这些年他做了很多管控维新社等新兴政治势力的事。而这一次德川幕府要全面向帝国靠拢,后藤信纲也只是非常支持的,这更让白乐怀疑。
“信纲君,你为什么支持德川吉宗的对华政策?”白乐眼见书房里没有其他人,索性直言问道,他相信,后藤信纲邀请自己到家里做客,还要举办同学会,就是为了说话方便一些。
后藤信纲微微一笑,端起已经完成了大半的天平走到了茶桌上,说道:“我给你做一个小小的演示,你就明白了。”
说着他把两个茶杯放在了天平的左右两侧,两个空茶杯在天平上保持了平衡,后藤信纲说道:“这两个茶杯,好比就是代表封建、保守的德川幕府和自由开放的关税同盟。
而这个…….。”
漂亮的紫砂茶壶端在了后藤信纲的手里, 他继续说道:“这就是贵国,里面的茶水,就是对整个日本有裨益的东西,比如先进的技术、包容的思想、科学的制度,等等。而第一次日本内战后,西部大名管辖的土地,融入了贵国的经济系统,双方来往密切,各种交流不断,于是……..。”
随着后藤信纲的话,茶水倒进了代表关税同盟经济体的茶杯之中,倒了一小半,这改变了平衡,把代表日本德川幕府的茶杯高高撅起,后藤信纲继续解释:“五代将军在第一次日本内战之后,励精图治,削藩、集权、重塑日本,引入贵国的技术,于是乎,贵国的茶水流入到德川幕府的茶盏之中,幕府与西部大名实现了平衡。
之后就是第二次日本内战,五代将军被刺杀,六代继位,日本陷入内乱之中。西部大名认为这是上洛夺取日本的好机会,于是大规模从贵国引入军事技术,为了得到商人的支持,放松了对我们维新社的管控,开办新式学堂,开放经济领域……..。”
西部大名的茶盏里再次被倒进了一些水,平衡被打破,德川幕府再次被架起,而后藤信纲说:“六代将军励精图治,为了对抗西部大名的挑战,大规模引入贵国的武器装备,建立新式军队,开办陆军大学。向京都的天皇表示更多的尊崇,为了获取支持,适当开放了报纸,打破了武士与平民的界限……于是,又一波水倒入,德川幕府获得了优势。
六代将军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西部大名节节败退,丢掉了第一次日本内战时夺取的部分土地,大名联盟请求帝国调停。于是停战,而西部大名建立起了关税同盟,还筹建了一支联合守备军队,负责与德川幕府领地交界处的巡防。”
说着,又是一些茶水倒进了西部大名的茶盏,而后藤信纲不断说着一些关税同盟做的事,不断往里面添水。
“纺织品配额工作完成。”
“建立联合水师,后改名为日本海防支队。”
“旅欧访问团…..。”
一点一点的茶水倒进了西部大名联盟的茶盏,彻底让其占据了优势,而后藤信纲说道:“现在德川幕府全面处于劣势,只有全面向帝国学习,进行新一轮的改革,才能生存下来,那么……..。”
哗啦啦的,那个代表德川幕府的茶碗直接被倒满了,水溢出来了。两边都因为水满,才恢复了平衡。
白乐的眼睛盯着后藤信纲的演示,而他仔细听着后藤的话,很快就明白了后藤信纲的意思。
对于帝国来说,对日战略就是维持日本的分裂与落后,但目前看来,帝国这一外交战略,仅仅做到了一半,那就是维持了日本的分裂,至于落后,已经全然无法控制了。
紫电改的真纪
江户城遍地都可以看到先进文明的痕迹,已经出现了公路、铁路,蒸汽设备遍地都是。而在九州岛上的长崎,这一日本对外开放历史最悠久的城市,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申京,帝国拥有的一切新式东西,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对日战略造成的,为了维持日本的分裂,就要维持两大势力之间的实力平衡,但这种平衡不是一潭死水,而是属于动态的,当一方占据优势的时候,帝国必须向另一方提供支持(倒水),才能做到双方的平衡。
这样东面支持一次,西面赞助一点,导致的结果就是,日本两大势力越来越开放,越来越进步。
山人有妙计 小说
猫之愿
这就是后藤信纲为什么支持德川幕府全面倒向帝国的原因,虽然短期内对维新社是一种伤害,但对整个日本却是一种帮助。而维新社的终极目标就是统一日本,那么对维新社的长期利益,也是有益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这种事虽然不符合帝国的长久利益,但也是无解的。但我很在乎你个人的政治立场,你到底是一位维新社的成员还是德川幕府的干将?”白乐思索之后,还是把心中疑惑直接问出。
后藤信纲呵呵一笑,说道:“我与你一样,是一个爱国者,愿意做对日本有利的一切事。如果你非要让我从维新社和德川幕府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我会选择维新社。”
白乐道:“那你就不怕自己的玩脱了,加入德川吉宗的这一次改革,稳固了统治,你们维新社统一大业,是要受挫的。”
“什么叫稳固统治?”后藤信纲起身,收拾了桌上的东西,一边说道:“时代已经不同了,新的时代,是由贵国的太祖皇帝拉开的。在封建王朝时代,所谓稳固统治,就是给予底层一定的上升空间,注意土地兼并等问题,减少腐败就可以了。
所谓稳固统治,就是德川家康说的,让农民半死不活的活着。但新的时代,这可完全不同。无论是贵国,还是新近崛起的欧洲,都昭示着一些显而易见的真理,那就是先进必然战胜落后,开放必然战胜封闭。
无事生非
德川幕府之所以存在至今,是五代和六代两位将军的改革,完成了从分封制向中央集权制的改变,这是从落后走向先进,但其封建王朝的统治,与世界强国所拥有的政治制度相比,又是落后的一方。
德川吉宗如果想要维持幕府的长治久安,修修补补是不行,必然是大刀阔斧的改革,对外开放,实行宪政,开启民智,兴办新学,崇尚自由民主法治等等一切代表先进与外来的理念。
如果德川吉宗做到了这些,那我为什么会后悔呢,他是比维新社任何一位先贤都伟大的存在啊。如果德川吉宗真的做到这些,德川幕府治下必然会崛起,取得对关税同盟和三本枪的绝对优势,那么日本也必然会统一,届时德川吉宗比维新社还要维新社,那我自然是鼎立支持的啊。”
白乐微微点头,如果德川吉宗不进行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仅仅是在经济领域修修补补,兴办些实业,那也根本不解决问题。如果德川吉宗发动一场全面彻底的改革,那就是维新社想要的啊。
而后藤信纲重新给白乐沏茶后,说道:“当然,我刚才所说的只是一种幻想罢了,实际德川吉宗不会做到我想的那些,他没有那个魄力,更没有那个能力。德川吉宗只是想做一个旧制度的裱糊匠罢了。”
白乐饮下后藤信纲递给的茶,说道:“请继续说。”在了解了德川吉宗的目的之后,白乐急迫的想知道,这位第八代将军到底想要做什么。
后藤信纲向白乐解释了德川吉宗的想法,按照后藤信纲的说法,德川吉宗想要的改革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兴办实业,开办工务,另外一个就是与帝国建立新的外交关系。
德川吉宗认为,德川幕府现在处于劣势,为了维护统治,首先要得到帝国的支持,类似于帝国支持三本枪那样。只要有帝国的支持,那么西部大名们就不敢进行全面的挑战,才可以给德川幕府发展的时间。
19日死亡倒计时
所谓兴办实业开办工务,是德川幕府也想加入工业革命的浪潮,重点放在军事工业、钢铁等重工业,只不过与原来德川幕府的官僚资本掌握的工业不同,这一次德川吉宗愿意向民间资本开放除军事工业之外的一切工业。
这就需要帝国的技术支持和资本进入了。至于维新社期望的政治改革之类的,德川吉宗根本不想去做,就连建立新式学堂,也以军事学堂和实务学堂为主,不允许涉及政治和新思想。
白乐听完这一切,也认为后藤信纲说的对,德川吉宗就是一个旧制度的裱糊匠,修修补补,难成大器。当然,这也确实帝国所愿意看到的。
当然,德川吉宗所希望的,未必是就一定按照他的计划执行,有许多事,事前计划的再好,实行起来也是一塌糊涂,而人的思想更是不受控制。
比如德川吉宗计划大量兴办实务学校,就是以教授科学、工业技术为主,理论上不涉及政治,但这种事根本就做不到。而且早已有失败案例存在,那就是普鲁士,普鲁士早期也是如此。
有教育制度,就会有人受教育,受教育的前提就是会识字,而一旦一个人学会的认字,那他接受的思想就不会完全被人控制的。其实别说那些工科学校,在普鲁士就是普鲁士王族建立的那些军事院校,其学生也会受到各种新思潮的影响。
而这些,恰恰就是维新社希望看到的,不论德川幕府还是西部那些大名,其每一次改革,每一次开放,都是对维新社有利的。
“这段时间,大久保隆升会和德川吉宗商议一下具体的诉求,您准备这段时间怎么做,是回国吗?”后藤信纲主动问道。
白乐缓缓摇头:“暂时不会回去,回去也解决不了问题。现在的帝国外交系统有些混乱,承恩公已经完全进入了帝国行政系统,而原来负责外交的副相已经成为了新一届内阁的首相,虽然裕王殿下负责外务大略,但需要一位官员担当起责任来,目前尚未选定这个人。所以我回去之后,是找不到人商议的。”
后藤信纲则是问:“那您准备如何安排。”
“我要观望一下江户周边的局势,如果安全,我希望以私人身份访问一下这些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