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三村演義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九章百年人蔘讀書

三村演義
小說推薦三村演義三村演义
确定先开发老博物馆后,韩八球通过本村的一个工程师五叔,从在大庆建筑队里,买了商品房的图纸,开始施工。天冷,混凝土不能浇铸,挖地基还是可行的,全平县只有水利工程队有一台挖机,被郑伟通过关系弄来用,人家工地也经常需要,三天两头的拉回去拉回来。
自己是打秋风的,心里再急,也得先紧主家用罢。郑伟到工地,几个守坑的徒弟见了,都喊着师傅。郑伟看着空荡荡的工地,无奈着,他问领头徒弟金中锋:“拖走时说用几天回来? ”
長夜餘火 小說
“好像说明天下午吧。”金中锋也不敢肯定。
郑伟回到公司,请来的绘图员们正临摹图纸,图纸是楼房的灵魂。
韩八球刚刚从八里堡回来,他非常羡慕的说:“新华弟真舍得下本,从南方弄回六台电脑,准备给赖黑子四台。”
郑伟懂得韩八球的意思,现在没有自负盈亏以前,办公方面不敢有太大动作,而且,公司已经装了三台电脑,只是技术科没配置。杨新华手里有六个工厂,六台电脑算什么? 告诉韩八球说:“咱现在缺的不是电脑,而是挖机,八里堡那边盈利怎么样?”
韩八球说“看着还行,家俱厂剩下的材料不少,发了四车室内门都没有用完。”
“我其实该找找杨新华,上次听说广州那边有台旧挖机卖十万块,嫌贵没弄下来,钱什么时候都在缺,有些该添制的还得添制,不然受制于人多准受!”郑伟想在年前把十二座楼的地基全部挖好,离过年已不远了,才刚挖好三座,确实有点着急。
凤月无边 林家成
韩八球反过来安慰郑伟说:“培养的两个挖机助手快要能单独操作了,我已跟司机打过召呼,春节除了三十初一两天不干,剩下的时间,三人轮流加班。昨天己给三个司机家里送了鱼,肉和酒!”
眼下只能这样了,郑伟也学会了杨新华的画图管理法子,办公室里挂了一份大图,上面十二座楼房的具体位置上,只有三座的地基显示深坑状态。
第二天,妮妮与郑伟回赖闫王村送节礼。哥哥去部队上,赖娟姐在家,看到卸下大摊东西,着急地说:“看看,您哥不在家,送那么东西谁吃呢?”
“我和娘可以吃啊!”赖娟话音一落,五姑就接上话。她从来没有嫌弃过东西多。妮妮说:“五姑也在呢,奶奶那份也有!”
五姑走过来用脚踢踢,生气地说:“妮子真孝顺,看看,给奶奶买的肉都是瘦肉,他们岁数大了,牙齿稀,吃瘦肉不塞牙缝吗?”
郑伟也恭敬地对小姑说“两份随便挑,都是十二斤猪肉,八斤果子一箱酒。”
五姑惊喜地说“你看,长生不在家,这酒和肉我替长生收了吧,我家孩子多,春节家里要来好多亲戚,省的小姑去买了,再说小姑天天伺候爹娘,也没钱去买!”她家就住在长生家隔壁,大声招呼一声,小姑父带着三个儿子过来,理直气壮的把东西搬走,连说好剩下的八斤糕点也抢走。再也不嫌弃肉瘦肉肥了。
刚看到满院礼物,赖娟还愁吃不了,瞬间空荡荡的,不是妮妮护的紧,郑伟给姐姐买的那份也被抢走。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郑伟看着妮妮,想着她小时候得受多少委屈?
赖三亩一直蹲着抽烟袋,他起身磕净烟锅说:“咳,她小姑这人,欺负长生惯了,你们别往心里去!”
郑伟摇头表示不理解,该你拿的你拿,可是不该你拿的也拿,这个小姑堪比强盗,以后要多加小心!
郑伟把东西送到怀强家回来,又在村代销店里买两箱平县大曲给赖三亩。
村子里没有卖肉的,只能这样了!就是两箱平县大曲,代销店的王叔也吃一惊,到他这里买酒,都是一瓶一瓶的。知道妮妮有钱了,买两箱酒眼都不眨!而且妮妮背着的钱包拉开,里面十元面币怕没有两千之多。
从赖闫王村出来,妮妮看出郑伟情绪不高,陪礼道”对不起,摊到这样的小姑,搁谁都不会高兴的!”
妮妮带的礼物多,小孩交由欧阳朵带着了,小姑娘脾气好,谁抱都不哭。郑伟说“我没有事,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咱家的经,只是小姑一家难缠,下午咱去郑家集,你看看我的三个哥哥!”
下午去时,倒意外的顺畅,三个哥哥在韩八球的工地上,根本没回来,放下四箱酒和四十斤猪肉,糕点水果。又给父母一些钱,两人回来,郑伟松一口气说“我把他们哥仨介绍给韩八球,没指望他们能干多久,没成想三个人干上瘾了。”
“你希望他们逃回来?”妮妮问。
郑伟摇头说“他们在家没事情干,精力足,没事硬是找事闹,真的找到赚钱路,以后会许不那么难缠了。”
两人刚到家,圣手居士刘峰闪身出来,不远处隐隐还有几个公安的人,郑伟与刘峰师兄弟,不用客气地问:“出了什么大事,要你出马?”
文軒宇 小說
“可不是小事,你的工地今天挖地基时,挖出一口老井,井壁长一株几百年人参已被盗采,初步判断与你哥有关?”刘峰说“你家还有你老家均已被监视。”
“我哥一一”郑伟倒吸一口凉气,人参过百年已是宝贝,大哥也不懂不认识这些东西,怎么怱然间盗它呢?“确定了吗?”
刘峰摇头说:“当时金中峰先发现的古怪,主要说是参味重,他采一片参叶,拿给传达室老魏看,他可能认为老魏岁数大,识的多吧,老魏还认识,说出是人参,随后只有两个人出去,一个是金中风一个是你大哥。老魏感觉不对,关上门又到工地转,发现了古井,下去一看,井壁上只有参窝和断须。”
金中风是他徒弟,两个人都与他脱不了干系!“现在准备怎么办?”
“发现两人,就地逮捕,而且已有一路人马奔河南鹿邑县金中风的老家!”
郑伟在家门口转来转去,刘峰说:“大师兄,开门吧,我得例行公事。”
妮妮打开门,刘峰招手,立即有几个人鱼贯而入,翻找一会,出来汇报说:“没有一点迹象”
刘峰说:“师兄,对不住,事关重大,我回局复命,没破案之前,你这里还留有监视人员,望师兄手下留情。”
看来公安局对自己了如指掌,派自己师兄来办案,也是有预谋的。
这段时间太得意了,勿略了对手下人员的正确引导,你看,同样是从地下挖宝,陈计兵手下人能立即上报再处理,自己的人可好,直接挖跑了…
欧阳朵把他的女儿送回来,郑伟忙伸手接过,一天没见亲人,女儿脚蹬手舞的高兴,妮妮也跑过来,在清秀的小脸上狠狠地亲着。
弑神之墟
欧阳朵把手腕上挂着装小家伙奶瓶奶粉的布包,顺手放床上,轻声说一句:“大哥被金中风打伤了,现在厂里,赖黑子在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