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 一粒銅豌豆-第300章我回來了鑒賞

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
小說推薦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隋末我为王之白甲起辽东
乙支文信微微一愣,对于贺若怀心的这句话,他觉得有言外之意。
“平壤城是我高句丽第一大都市,堪比你们隋国两京,为何你要说浪费了大好山川。”
堪比两京?
農家小寡婦 小說
贺若怀心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不得不说,时人就算是一流人物,也有目光所不及之处。乙支文信驻守的辽东城,也算大城,可比之真正的中原巨城,恐怕也就是一个中上等县的规模。至于平壤城面积虽广,比起号称超级大都的两京,恐怕还真是排不上号。
亮兄 小說
贺若怀心笑了笑,说道:“从南浦到平壤城大概有十余里路,一路走来,地势平坦,旁又有大河,按道理来讲,若是市肆繁华,这一路过来商栈客栈应该密布才是,可是一眼望去,尽是荒凉之态。原本平壤城居于贝水岸边,处于平壤平原的核心地带,水陆交通便利,若利用好了,不说堪比两京,也能真正成为一方雄城,可在我看来,反不如乙支大人镇守的辽东城繁盛,不是浪费是什么?”
金剛經修心課:不焦慮的活法 小說
与辽东城辐射整个辽东半岛相似,平壤城也同样能辐射整个朝鲜半岛。可从目前的情况看,平壤城的辐射力有限。
乙支文信笑了笑,道:“我高句丽以农立国,商道终究是末技,与国家长久无利。”
贺若怀心摇摇头,道:“我不这样认为,农业为本固然重要,可这也不是说就要抹杀商业的重要性。我认为固本兴农之余,大兴商业,才是富国之路。农业强,则国稳;商业强,则国富;工业强,则国兴,这三者不是敌对关系,更不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反而是一种良性促进,良性共扶的关系。”
“有趣的观点。”乙支文信点点头,最终给了一个奇怪的评价。
贺若怀心看着乙支文信道:“我曾经对乙支大人的家族做过简单的调查,知道乙支家族与我中原关系密切。大人就没想过认祖归宗?”
乙支文信没想到贺若怀心说这些话,居然是为了报复自己策反他,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由得好笑,笑道:“你这是在报复我?”
贺若怀心笑道:“可以这里理解,不过大人若是理解为我乃真心相劝,或许会更好。”
乙支文信道:“理论是实践终究是有距离的。”
贺若怀心笑道:“是,可是我这个人有一个极大地好处,就是喜欢用实践去验证理论。这样吧,我们之间打个赌吧。”
“哦?什么?”
贺若怀心笑道:“以三年时间为期限,我会让候城成为辽东第一商业大城,甚至超越乙支大人的辽东城,怎么样,乙支大人有没有兴趣。”
说着,贺若怀心看向马车外骑在马上的乙支武藏,叫道:“乙支武藏将军可以为我们做个见证。”
乙支武藏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乙支文信道:“贺若将军,你要知道,辽东城有如今的地位,可是近千年的积淀啊。辽东原名襄平,从燕国秦开开塞上五郡之时,就已经是辽东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了。虽然其后数百年间,因为战争的原因屡建屡毁,可因为地形地势,以及对辽东诸城战略上的压制作用,其辽东第一雄城的地位从未改变。”乙支文信这么说,自然是有这么说的自信,毕竟,他就凭借这座城池,两次击退隋炀帝的百万大军,任选其中一件,放眼整个中原历史,恐怕也是足以自傲的一件事。
更何况,他一个人就完成了两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这么说有这么说的理由,言外之意也就是贺若怀心这句话还是太过于张狂,候城在以前不过四一个堡寨,地处平原,也无险塞,故而造成了候城在发展过程中遇上了与平壤城同样的瓶颈。
贺若怀心笑道:“先发有先发的优势,后起之秀也有后起之秀的特点。我倒不这样认为,辽东城作为一座军事堡垒险塞固然是成功的,也当得起辽东第一险城的评价。可是要说大城,辽东城的地势显然不足以扩张。候城起步晚,城小人寡,可三年时间,只要发展战略正确,有和平的环境,也足以让他成为一个建设的奇迹。”
乙支文信眯着眼,看向贺若怀心,道:“我还真被你说动了,说说吧,你想赌什么?”
執掌天劫 小說
贺若怀心笑道:“小赌怡情,我就知道乙支大人不会错失这个机会。很简单,三年时间,我让候城成为辽东第一商埠,第一商业大城。如果我能办到,乙支大人可以考虑我的问题。”
乙支文信轻咳起来,笑道:“什么问题?”
“归降大隋,叶落归根!”
乙支文信觉得有趣,不由得大笑起来。
“你这孩子,越来越有意思了。好,我便答应你,若你真能做到,如果到时候我还在,我会认真考虑这个提议。如果当时我不在了,臧儿是证人,胜男会考虑这个问题的。”
“君子一言。”贺若怀心笑道。
“驷马难追!”乙支文信补了一句。
乙支文信道:“可如果你要是做不到,那同样的,你也要认真考虑我的问题。”
“什么?”
“和你的问题相似,归附我高句丽,为我效力。”
说着他看了一眼贺若怀心,道:“到那时我可不愿意听到你表态度的什么大隋人,大隋魂的话。”
贺若怀心笑道:“当然。”
“好,没想到临老还能遇见你这么一个有趣的年轻人,如果我们不是对手的话,我们的关系会很好。”
官術 小說
贺若怀心笑了起来,犹如夏天的艳阳。
“乙支大人过奖了,就算是对手,也不妨碍我们成为知己。说实话,总有一天,这辽东,以及这平壤,都要回归的。”
乙支文信摇了摇头,只觉得这后生说话,越来越大胆了,越来越脱离实际了。
正说话间,乙支武藏朗声道:“父亲,平壤城到了!”
乙支文信揭开帘子,望着城墙上如林的旌旗,乙支文信收敛起笑意,道:“大军列阵,数起军旗,鸣号角,告诉平壤,我回来了。”他平淡的说了一句,可是贺若怀心能感觉的到,这一句话里暗含的东西,过于霸道了。
贺若怀心有些恍惚,这话怎么那么像NBA的乔老爷子那句I COME BACK!让整个联盟都颤抖的自信啊。
而眼前这个有些虚弱的老人,似乎有令整个平壤城都颤抖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