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女扮男裝進男寢,做反派們的小團寵討論-第46章 住在夢境裡的悲慘世界閲讀

女扮男裝進男寢,做反派們的小團寵
小說推薦女扮男裝進男寢,做反派們的小團寵女扮男装进男寝,做反派们的小团宠
云哲的姿态如同只忠诚于顾岚的骑士。
而顾岚抬起手抓了抓脸,“真的别叫我主人了,叫我顾岚啊。这样总觉得很奇怪。”
听到顾岚这么说,云哲本来轻触顾岚脸的直接像是被烫了一下,手指立刻收回,他也低头看向地面。
没有委屈的神色,说不出委屈的声音。
他只有一如既往冷硬的声音。
“让您讨厌了……”
顾岚头大,她弯下腰凑到云哲低头的头底下仰起头去看他。
“没有让我讨厌啊。我是真的不想和你的关系搞成这样。等等,我明白了,是那个所谓的程序让你只能听我的命令是么?”
顾岚觉得,应该是那个什么主仆程序让云哲成了这幅必须要听她命令的小心翼翼的模样。
云哲没说话。
他的程序让他不能对顾岚说谎,而此时,他却选择了隐藏和沉默。
顾岚右手握成拳锤在左手掌心。
“我就知道!是所谓的智脑管这个程序对吧?”
云哲抬起手将顾岚扶了起来,他隐隐约约察觉到顾岚要干什么。
“您……”
“是你,不用您。算了,现在你也改不过来。我们想办法混到顶层区,我想去看看所谓的智脑是怎么回事。”
可能由于各种科幻片带来的偏见,顾岚对所谓的智脑没有任何好感。
尤其是云哲那么可爱的萌少年,突然变成了一个机器青年,剥夺了云哲自己的喜好和行动能力。
这让顾岚不爽。
她抬起手拍了拍云哲的肩膀,认真地说。
“放心,我会让你自由的。我很讨厌他们说什么人造人就不是人。”
“因为我和你一起生活过。”
云哲甚至帮她写作业。
这种小可爱小天使,可比那群自称是人的人要正常多了。
云哲看着顾岚,良久,轻而缓慢地点头。
“请您,下达命令。”
顾岚:……
云哲轻轻将头别到一边,似乎有点害羞。
“我也,不想您不舒服。但是,主仆系统就是这样。还请您下达命令。”
軍嫂
顾岚重重叹了口气。
“命令啊……好吧,我下达的命令就是,你不用听我的命令。这样行么?”
云哲右眼内像是电子显示屏一样的东西诡异地黑屏了,右眼在一瞬间仿佛“失明”一般,过了一会,才再次亮了起来。
云哲摇摇头。
“不可以。”
“您为什么这么抗拒我?”
顾岚觉得这个东西不需要解释啊,“你是我朋友啊。我说过很多遍了。”
云哲深深地看着顾岚,右眼将她的表情记录下来,身体内的系统自动分析顾岚的情绪。
而此时,云哲听到自己的脑海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那个激活他系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假的,她只是活在那个时代而已。”
“她没有融入这个时代,所以才会这样对待你。等到她明白人类的地位远高于人造人,等她明白你可以带给她什么时候,她会改变的。”
云哲下意识在脑海内反驳。
“不——”
那个声音又响起,是和他一模一样的毫无波动的声音。
“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声音消失了。
云哲回过神来,看到顾岚正一脸担心地看着他,云哲再次轻轻摇摇头。
“你……会永远做我的朋友么?”
顾岚认真点头。
“当然。”
“这个系统把你搞的奇奇怪怪的。先去你住的地方,然后我们想办法去顶层区吧。”
云哲再次轻轻点头。
“好。”
开始执行,主人的命令。
云哲在前面带路,顾岚走在云哲身后,她看着云哲比她还高的身材,还有一板一眼的风格,忍不住想叹口气。
她还真是想看云哲笑笑。
这个时代的人造人,都是毫无感情的么?
这个问题顾岚只能在接下来的探索中发现了。
她刚来的地方是一块看起来还比较宽阔的空地,旁边有一些废弃的地下排水管道,管道内隐隐有一股糟糕的气味。
云哲带着她从管道中往里面走。
这种情节顾岚在电影里也看过,不过真正在这里走起来才会感觉到这里的恶臭和黏腻。
云哲将外套脱下来,披在顾岚的身上。
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直在用实际行动保护顾岚。
顾岚认真地打量着四周,她没有开口说话,脚踩在泥泞管道上的感觉异常的微妙,让人一不小心就会吐出来。
顾岚忍不住想,电影里果然是骗人的,生活还是很现实的。
大约走了十分钟,在管道内七拐八拐之后,终于可以呼吸到不那么难闻的空气,空中也隐隐有人交流的声音。
顾岚加快脚步从管道内出来,只感觉到好像重新活了一次一样。
“呼……”
她呼出一口浊气,云哲站在她身边,看着顾岚此时如释重负的模样,悄然握紧拳头。
重生之足球神话 冰魂46
他要带主人去顶层。
这里,不适合人生活,主人很快就会觉得不适应的。
顾岚看过很多小说,也看过很多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让她看着就来气的小说,只是等她真正到了这种环境之中,还是忍不住想感叹一句——
“怪不得那么多人打劫也要跑到上面去……”
她不知道其他地方的生活是什么样。
但是在她的世界里,应该没有人会住在臭水管道旁边同样滂臭的地底下吧?
看不到天空,只能看到厚重的隐约还滴着臭水的天花板。
在他们面前仿佛是一个“集市”,这里有七八个小贩一样的人蹲在地上,面前摆着蔫吧甚至快腐烂的蔬菜,还有一些破碎的一看就是被人丢掉的小物品。
这里还保有人类最开始的交易方式,以物易物。
一个骨瘦如柴,但是肚子大的仿佛吸干了她全身营养的女人正捂着肚子,拿一块和他们拿东西交换吃的东西。
她手里有一个被打碎只有一半的镯子,她满脸绝望地在这里奔走,一边走一边喊。
“我的孩子可能会有好的基因……求求你们,给我点吃的……我可以拿任何东西跟你们换!”
“让我把他生下来吧,让我把他生下来!”
她换来的是各种各样的嘲笑声。
面前摆着腐烂蔬菜的小贩由于长期生活在地底,身子已经像是一张弓一样弯了下来。
他露出缺了一颗牙的嘴,无奈地说。
“孩子?好基因?生下来了又怎么样?就算它是好基因,你也并不能摆脱底层人的身份。”
“聪明点就不要它了,去巫婆那里把它拿掉,这样你还能活。”
女人眼中满是红血丝,看样子像疯了一样。
“不!不!不行的!他是我的孩子,我想要他看到阳光,不要像我们一样,一辈子生活在这种地方……”
可能这样疯了的女人很常见,除了卖菜的小贩说了两句之后,其他人都不再说话,也懒得看她。
女人在这里踉跄着跑着,很快到了顾岚身边。
她看到顾岚和云哲的打扮,毫不犹豫,一把抓住了看样子更瘦弱的顾岚的手。
“你们这个肤色这个长相……你们是被顶层抛弃的么?!你们见过阳光对么?!”
悄悄喜欢你
“你们有吃的么?!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只要我的孩子生下来,他能够活着,他会感谢你们的……他有可能是顶层的人,他……”
顾岚低头看着女人青筋凸起的手,这只手布满污秽,抓住她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顾岚眼中的怜悯让女人脸色发青。
她见过这种眼神,这是只有顶层的人才会有的怜悯——
她的孩子是不是有救了。
这时,顾岚却问她。
“如果,你的孩子没有好的基因,他生下来也只能做底层人,你会生下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