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祈魂傳說》-第25章 低等魔物

祈魂傳說
小說推薦祈魂傳說祈魂传说
躲在暗处的毕长歌看着白止无故傻乐实在看不下去了,又懒得再出手,便出言提醒道:“诶,那个新人,你没发现银色骷髅被头部的意识所控制的么,快,去击穿它们的头部。慢死了,这些小菜后面还有大餐呢。”
“我叫白止,是即将成为行侠仗义的江湖豪杰!”白止回神后第一句话便说道。“还有,别总叫新人新人的~”便暗中提起内力,提掌拍向其中一只骷髅的头顶。当火红的手掌接触其头顶后,暗劲穿透到骷髅头内部,绿光熄灭,其中怨灵化为虚无,便算是解决了其中一只。
白止见此招有奇效便冲入骷髅堆,双掌同时发力,按向不同的骷髅头,形成一幅诡异而又滑稽的画面,一漂亮小伙儿双手火红在骷髅堆中做着撑杆跳。在这样滑稽的画面中结束了白止的首战。
首席的契约情人
“走吧,新人,我们去会会这屋子里最美味的风景吧。”毕长歌眯着那美的不可方物的桃花眼,舔着红的像要滴血的嘴唇,慢慢在角落显露出身形。
解决完对手正在自鸣得意的白止,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想要吐槽一下,然后做出害羞状的说,“你这形象在配上你这句话让我着实感受到了你的重口味啊,伦家都不好意思了呢~”说完便扶腰哈哈大笑起来。
“要不要把我的口味用在你身上呢。”毕长歌挑着那危险的红瞳,舔了舔嘴唇道。像要证明自己的言论一样,双手之间形成一阵泛着黑光的气流。
“哈哈哈,那个谁,咱们去欣赏美味的风景吧~~~”白止边打着哈哈边走向地下室的楼梯。当然,身体还是紧绷着,生怕万一毕长歌被自己激怒了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毕长歌冷冷的哼了一声,便收起手中的能量走在白止身后。
嫡女有毒
两人从楼梯出来后,又把一楼检查了一遍,并没有什么特殊发现,一如既往般的安静,除了刚刚被人皮尸破坏掉的的大门及保险柜静静地敞开着。经过二楼后,发现辟邪花瓶已经碎裂一地,中间的魔法阵也变成一副灰暗黑色的图案印在地板上。到达三楼后两人均扫视了一下四周,没有什么情况便直接来到了有着八角形状孔的大门前。
白止提起双掌摆好架势做了一个李小龙嘲讽敌人的标准姿势,伸出右手食指由左至右再至左的摆动起来。嘴里还叫道,“快开门,看本大侠如何收了它!”
毕长歌好似习惯了这新人搞笑艺人般的逗比天赋,不为其所动,慢慢从怀中掏出方才得到的八角结晶,还未按照和孔相同的方位放进去,只见八角结晶直接脱手而出,在空中自动旋转调好方位镶嵌而入。当结晶镶嵌闭合的一刻起,整个大门开始慢慢溶解开来,从门内传出一阵幽幽的叹息声。
“我是谁……我沉睡了多久……我醒了……我饿了……我想吃东西……什么都行……就你们吧……”在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衣着脏兮兮的小女孩,看似只有七、八岁的模样。他身着一件不知道多久了裙边已泛黄的白色连衣裙,有着一头黑到没有一丝光泽的及腰长发,平整的齐头帘盖着一双同样黑的如同一汪死水般的眸子,五官说不出的精致,大眼睛,小翘鼻,微微张开的嘴。当然,如果不是双眼只有黑瞳,两只眼占了全脸的四分之一的话,如果不是微张的嘴边冒着淡淡的黑气及恶臭的话,如果不是苍白透明的的皮肤印着黑色血管蔓延到所有裸露在外的身体的话,可以勉强算是挺可爱的小萝莉吧……
魂络纱
少女慢慢咧开他那看似精巧的小嘴,慢慢的、慢慢的一直裂到耳后根,发出呲呲般的声音,这笑声配合那没有一丝表情的双眼说不出的诡异。
白止看着那张诡异的脸将空中摆动挑衅的右手食指慢慢背向身后,左手轻掩面部面向毕长歌努嘴道,“那个谁,你的菜,快去收了。”边说边往后退,毕竟白止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突然看到如此限制级的画面,难免会有惊惧。
可是白止面前的毕长歌犹如影子一般没有任何回应,慢慢的消失于黑暗之中,留下白止一人与少女对视起来。
“我去,又这样,你有隐身道具了不起啊~不过,好歹你告诉我这是个什么玩应啊!!”站在少女对面的白止叉腰抱怨道。
超越自我
柳下 小说
在白止抱怨时少女已经距其不到一米的地方露出那与之身型不配的巨大獠牙向他咬了过来。白止看到如此可怕的场景当即后撤一步,腿部发力向前越出与少女脱开距离。少女可能是长时间未活动,还不习惯自己的身体,径直的撞上白止身后的小隔间,溅起一片尘埃。
少女起身后直接把卡在嘴上的金属保险箱咬掉一块,夹杂着里面的某个内脏边开始咀嚼起来。没嚼两口便扔掉手上的保险箱就继续冲白止跑了过来,这回少女似乎变得聪明了一些,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好似要封住白止闪躲的位置一般。在少女接近白止的时间内,只见少女双手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变厚变粗,刹那间少女的双手好似边大了一个号。
站在对面的白止在如此危及的时刻竟然想到40米长刀的故事,如果我给他时间他能长到40米么。那要不我先跑个39米……
白止边想边躲向隔间的过道,由于三层是储存实验体器官的地方,是由整整齐齐的相同小隔间和类似于方形的S曲线型的过道组成,所以白止一直利用过道带着少女跑。
“这是成功的实验体,类似低等魔物,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物理攻击能力,你们能力类似,可以尝试对战一下。”毕长歌淡淡的声音传到白止的耳朵。
“我知道,我只是在做热身运动罢了,顺便习惯习惯她这吓人的脸……”白止嘴硬的说道。经过这短时间的追与逃,有些看惯了那张脸的白止觉得并没有那么害怕了,跑到三层仅有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楼梯口那里,白止转身摆好架势,提起火红的双掌,准备在少女从隔间中露头的一刹那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