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是守界人笔趣-第一三八章 刺殺計道人相伴

我是守界人
小說推薦我是守界人我是守界人
计道人是个难得的好商人,他推销商品一般,将各种方法讲得清清楚楚。
说完,便笑眯眯地看着我,让我选一种。
不过,我却发现他这笑有点意味深长,自打他选中我开始,就一直是这副模样。
难道他真的窥破了我的心思?
他刚才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演戏给我看?
随身洞府 庄子鱼
他故意不戳破我是为了什么?
我不寒而栗,干咽了口唾沫,心中又开始慰问起徐远之他的家人,就是这夯货,害得我上了贼船。
我心道:这事我不管了,他想杀计道人自己想法子去吧,我的小命要紧,得赶紧想个法子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我把头一梗,干巴巴地说道:“老神仙,取心头之血我怕疼,杀人挖心我不敢,除了你说的这些法子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计道人脸色依旧,摇着头说道:“你连这点儿胆量都没有,还想着一夜暴富?世间哪有这样的好事?”
我假装害怕:“那……那我不求了,您看我走成不?”
计道人笑意更盛:“请便。”
这话听在耳中,犹如一道特赦令,我抬腿就往外跑。
一直跑出了挺远,我才想起来,这林子之中有个阵法,我根本就走不出去!
看着四周的荒草野树,我心里拔凉拔凉的,这可怎么办?我怎么才能出得了这个阵法?再回去请计道人带我出去?
不可能!
一想起他那意味深长的笑,我就止住了这想法。
这阵是他布下的,他让我走,偏偏又不把阵法撤去,明摆着不是真的想让我走。
唉!还是靠自己吧!
我在林中转悠了很久,试图从各个方位绕出去,都以失败告终。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我腿脚酸疼,肚子咕咕直叫,无力地坐在地上,内心升起了一股绝望。
坐了大半天,看着渐渐落下的太阳,我开始着急起来。
我进来一天都没出去,这徐远之也不想办法来救我,就算这阵法高深,他破不了,不还有灰爷吗,它活了上千年,破这么个阵法应该是没问题吧。
心里盼着想着,一直到月亮爬上树梢,徐远之他们还没有来。
整整一天,我水米未进,早就又饥又渴,当下心灰意懒起来。徐远之它们一天了都没进来,恐怕是真的对这个阵法无能为力,看来,我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回去求计道人。
实在不行,我就选择一颗死人心,让他帮我塑一个财神完事。
我站起来拍拍屁股刚想往回走,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道:“小兄弟,你是去找计道人的吧?”
荒郊野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转身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不,确切的说是一个中年男鬼,正站在我身后。
他手里拎着一个包袱,直眉瞪眼地看着我。
这鬼除了身上环绕着一缕阴气,地上没有影子,跟普通人一样,没什么吓人的。
在这个节骨眼上猛然看到他,我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喜悦。
我急不可耐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能进来就一定能出去,快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头我多给你烧点冥钱。”
“我是鬼,可以自由出入,你是人,我带不了你,想出去,你还是去找计道人吧。”那鬼摇摇头,把手中的包袱塞给我,“你去找他,顺便帮我把这个带给他,我要赶着去投胎。”
说完,他飘忽了几下,就不见了。
就这样,我手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包袱。
这鬼在投胎前来给计道人送东西?里面装的什么?
我掂了掂,挺轻,有心想打开看看,却又害怕是里面装的是一滩血淋淋的东西,便强压了好奇。
往回走是顺茬,没有阵法所困,没多久就回到了那个山洞前。
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我走了进去。
洞内依然青烟袅袅,香火味弥漫,一根蜡烛立在桌子上静静地燃烧,计道人坐在桌前一动不动,似乎从我走了他就没有动过。
我将男鬼让我转交的包袱放在石桌上,一屁股坐下,盯着计道人。
他见我回来了,笑呵呵地开了腔:“你怎么又回来了?可是想好了选哪一种?”
我有点上头,没好气地问道:“常人一般都会选哪一种?”
极品掠夺系统 小说
“但凡到我这里求财之人,多半是走投无路的,都想着快速发财,可又怕疼,不忍心取自己的心头血,所以他们大多都选第二种,生人心。”
生人心,我是绝对不敢挖的。
没办法,我只好说道:“那我选……选一颗死人心,你先放我出去,我找到了就给你送来。”
计道人听到我的最终选择,哈哈大笑起来,笑完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去给你找一颗来便是。”
小說
还有这事?
说罢,他几步就出了山洞,这速度,不禁让我咋舌,因为我根本没看清他怎么出去的,只看到一道残影。
不消片刻,他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人。
走到我身边,一撒手,一把将那人丢在我眼前。
看着那人,我顿时傻了眼,被他拎进来的竟然是徐远之!
他怎么这么轻易的被抓了?
“你可想好了?你要死人心,我现在就宰了他,你把他的心挖出来。”计道人的话不咸不淡,根本听不到任何情绪。
说着话,他手里不知怎么的就多了一把匕首,举着就架到了徐远之的脖子上。
我大惊失色,连忙大声喝道:“住手!”
计道人的匕首,没有再深入下去,停在徐远之咽喉处,回头问我:“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想要活人心了?说句实话,活人心比死人心的效果可是好太多了,不过,这个得你自己动手。”
说完,他收起匕首,顺手塞到我手里。
我攥着匕首,看着趴在地上,满脸沮丧的徐远之,以眼神询问他,现在怎么办?
星旅少年
徐远之斜了计道人一眼。
我立马举起匕首,直接朝着计道人刺去。
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
我出手如电,却没想到计道人反应更是神速,还不待我匕首近他身,他抬腿“咣”地一脚就给我踹出四五米远,差点没给我摔散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