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狼性與征服-47.愛恨情仇相伴

狼性與征服
小說推薦狼性與征服狼性与征服
梅拉背着哈扎带着自己的族群一刻也不敢停留,生怕被闪电的族群发现,然后追上来将他们一网打尽。他们拼了命的跑,一刻也不敢耽搁,眼看着天色已经亮了起来,他们以为马上就能从这个茂密的丛林中逃出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从背后袭来,他们突然嗅到了异常危险的信号。
“不好,是闪电的气味。他们……追上来了!”哈扎趴在梅拉的耳边向她轻声讲道。
梅拉自然也嗅到了闪电的气味,于是边跑边大声向自己的族群命令道:“闪电的族群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大家都分开跑吧!是死是活就看大伙的造化了。”说着话,她背着哈扎,率先向右一拐,然后向那边的一座高山奔了过去。
果不其然,闪电在得知梅拉逃跑之后,立时火冒三丈,他亲自带着自己的族群向他们飞快地追了过来。梅拉背上驮着哈扎,她不能跑得太快,所以没过多久,闪电族群的几匹年轻公狼就追上了她。梅拉一看,所幸他们才只有三只,于是转头与他们斗在了一起。
夫妻两个都是在野外生存过的狼族高手,饶是如此,他们还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将眼前的三个敌人给全部杀死。在打斗过程中,哈扎被他们给咬中了前脚爪,所幸并无大碍。梅拉知道闪电倾刻间就会追到自己的身边,所以背起哈扎,继续飞快地向前方跑去。
哈扎突然向梅拉讲道:“梅拉,你放下我自个逃走吧,要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稻草人偶 小说
梅拉一听这话,立时愤怒地向他大吼一声:“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能……”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后悔了。果然没过一会儿,一头青狼听到她的叫声,片刻便追到了她的后面。
这头青狼不是别人,只见阿尔尕边跑边大喊着:“梅拉,是你吗,出什么事啦?”
梅拉一听竟是阿尔尕的声音,心里也是一惊。只听她大声喊道:“我是梅拉,阿尔尕快逃!闪电的族群马上就……杀过来了,哈……哈扎……你叔叔他……他受伤了!”
什么!?
阿尔尕加快步伐,倾刻间便来到了梅拉的身边。只见她的背上正驮着哈扎,身体上还不停了淌着鲜红的血液。
“叔叔,你怎么了?”阿尔尕看着疲惫不堪的梅拉,然后对她说道:“你快将叔叔放在我的背上……”说话音,打从远处突然奔过来几十匹灰狼。
梅拉背着哈扎向阿尔尕走了过来,只听她轻声说道:“这就是狼王闪电的族群,哈……哈扎就是被他们给咬伤的,我们快跑。”
阿尔尕在梅拉的背上接过自己的叔叔,然后和梅拉一起拼命地向前跑了起来。可是跑着跑着,梅拉便开始落了后,呼吸也开始上气不接下气。
哈扎含浑着声音向梅拉喊道:“梅拉,你怎么样?还能坚持住吗?”
梅拉在后面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正说着话,阿尔尕突然看到,追来的队伍里一只身型无比硕大的金黄色的公狼突然向梅拉冲了过来,眼瞅着就要扑向了她。就是这个时候,哈扎突然从阿尔尕的背上跳了下来,然后拼尽力气一瘸一拐地向梅拉的方向奔了过去。这个时候,后面的闪电马上就要追上梅拉了,哈扎一下子跳到了梅拉的背上,然后借着惯性,拼尽浑身的力气向闪电奔过来的方向迎面扑了上去。
哈扎这是拼死一搏,闪电正在奋力向前奔跑着,浑没想着他会迎头向自己撞击过来,但他毕竟是狼王闪电,只见他凌空一跃一下子飞了起来。哈扎豁出了自己的性命赌得就是他的这一下,只见他的嘴巴“哐哧”一口就咬在了他后脚上。闪电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哈扎仍然拼着浑身的力气,死死地咬住他的后脚不肯松口。闪电拼了命的挣扎着转头一口向哈扎的身体上咬去,但由于他体型过大,这一下只咬在了哈扎的尾巴上。哈扎忍着巨痛,拼着断尾的危险含浑着声音向梅拉喊道:“快跑……”
他一边咬着闪电的后腿一边说话,闪电趁着这个机会猛地用力一甩,一下将后脚从哈扎的嘴里扎脱开来,由于用力过猛,竟被扯下来很大一块皮肉,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哈扎一看闪电在自己嘴里挣脱,知道自己已经命不久矣,趁着他一愣神的功夫,拼尽最后的力气,向他后面拼了命的奔了过去,一边跑着一边向梅拉跟阿尔尕两个喊道:“梅拉快逃,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然后又向阿尔尕喊道:“我的亲亲好侄儿,请你好好的照顾他们,我……对不住你!”
那个你字还没说完,闪电便一下子向他扑了过去,尖利的牙齿狠狠地咬在了他的咽喉上……
梅拉拼了命地想向哈扎奔过去,一边跑一边向他喊道:“哈扎,你……不要丢下我!”
阿尔尕一看叔叔遇到危险,赶忙想回身相救,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跳出来十几匹灰狼将他跟梅拉给紧紧围了起来。阿尔尕和梅拉两个左冲右支,瞬时间便与狼群战在了一起。
这时,阿尔尕的两个部下老狼和孤狼旋风也都跟了过来。旋风打老远就瞧见了他们,他认识那只黄狼正是他日思夜想一直要除掉的仇人——狼王闪电。仇人相见,他的两只眼睛立时便要喷出火来,他恨不得现在就向闪电扑过去。但理智最终战胜了他,他知道现在还不是闪电的对手,然后看到阿尔尕被狼群围住,赶忙对老狼说道:“我过去拖住闪电,你快去召集我们的其他兄弟过来,快快!”
老狼转头就走,一边跑一边向旋风说道:“你一切小心,我和兄弟们会马上过来。”
闪电根本没有给哈扎留有挣扎的余地,他这一口已经用了十成力气,哈扎瞬间就停止了呼吸。他缓缓地松开了咬在哈扎咽喉上的嘴巴,此时后脚上的伤口还在隐隐做痛。他愤恨地看了看哈扎还在微微颤栗的身体,突然哐哧一口向他的肚门咬了下去,然后用尖利的爪子用力一撕,竟然将他的肠胃给活生生的掏了出来……
“老朋友,好久没见。”远处突然传来了孤狼旋风的声音。
闪电本想冲进包围圈,亲自将阿尔尕与梅拉两个给料理掉,待听到旋风的声音,不免心中一震:他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他要做什么?
思考了一会儿,狼王闪电轻描淡写的向旋风答道:“既然是老朋友,干嘛不出来一见,躲在远处算什么东西?”
“出来就出来,我还怕了你不成。”说着话,旋风从远处走了出来,不过仍跟闪电保持着一定距离。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是闪电的对手,所以一心想着给阿尔尕解围,于是向闪电说道:“我现在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如果不想履行之前的诺言,那就放马过来杀死我吧。”
闪电看了旋风一眼,知道对面只有他一个,突然大笑一声,然后对他异常轻蔑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了,我现在没时间搭理你,快点滚吧,不要等我一会再改变主意。”然后慢慢地向正在跟狼群厮杀的阿尔尕与梅拉两个走了过去。
重生之凰鬥 風挽琴
旋风清楚阿尔尕的能力,但眼瞅着闪电走进狼群,若是他们群起而攻之,阿尔尕恐怕还是要凶多吉少,于是他继续向闪电挑衅道:“人们都说狼王闪电出手不凡,怎么今天也开始以多欺少了?”
只到此时,闪电才明白过来,原来眼前这两个家伙与旋风是一伙的,只听他慢悠悠的说道:“我知道你要为这两个家伙开脱,可是抱歉,我们狼是群居动物,你要救他们,不防现在就过来,但要我放了他们,除非你能打得赢我。”
哈哈,只听孤狼旋风一声大笑:“我是打不过你,可是若论单打独斗的话,你却未必是我这个朋友的对手。”
狼王闪电一直自诩自己的功夫狼界第一,至今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任何对手,刚才被哈扎那不要命的自杀式袭击正搞得心情郁闷,听到旋风如此一说,内心的傲气一下子被激了出来:“跟我单打独斗?哼哼……你们也配?你也别特么躲那装孙子了,我叫你们一块上!弟兄们,你们退让一下,老子今天心情不好,要大开杀戒了!”
狼群听到闪电的命令,立时闪到了一边,他们对首领的本事非常自信,心说这下可有好戏看了。阿尔尕与梅拉两个正为哈扎的死感到伤心不已,闪电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俩就一起向他扑了过去。
旋风在一刹那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害怕闪电突然改变主意,于是也拼命地向他奔了过来。
梅拉与阿尔尕两个都为了给哈扎报仇,所以一出手就出了全力,旋风更是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能为父母报仇的大好时机。三匹狼一出手便都使出了全力,顿时给闪电弄了个措手不及。但他是狼王闪电,只见他的身子如同大鸟一般在地上窜了起来,然后灵活地在他们三个之间穿来插去。
转眼几个回合过去,阿尔尕发现自己无论出招如何凌厉,最后都只差毫分,而让闪电躲避过去。狼王闪电这时也开始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不已,本来孤狼旋风的身手就已经较自己不远了,如今再加上阿尔尕与梅拉两个,自己在后脚受伤之余应对起来已经相当吃力。别看他在他们三个之间穿来插去,好像很轻松的样子,实则他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而且现在自己只有躲避,而没有了反击的机会。相信再过不了几十招,他就要支持不住了。
闪电的十几个部下正在旁边观战,没有闪电的命令,他们是不敢冒然出手的。而就在这个时候,老狼冷森带着阿尔尕刚刚召集的流浪狗与孤狼组成的族群终于过来了,闪电的族群立时向他们扑了过去,两个族群顿时厮咬在了一起。
狼王闪电的族群个个身手不凡,但却吃了数量上的亏。别看阿尔尕的族群里非狼即狗,但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的实力。斑毛、波里、耷拉耳,那都是跟着阿尔尕出生入死的兄弟,所有召集到的流浪狗平时都得到过他们的严格训练,目的就是为了应对自然界中的其他强敌。而这个族群里的其他孤狼团体虽然平时独来独往,喜欢个自为战,然而在关键时候,也是个顶个的强,因为要做为独立的个体,他们想在残酷的大自然中生存下去,没有两把刷子那是万万不成的。
所以阿尔尕族群个个精神抖擞,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这些孤狼和流浪狗们被压抑的实在太久太久了,他们现在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自己已经有了团队,不在是任人宰割,处处被人欺负的独立个体了。
狼王闪电的族群虽然也都非庸手,但经过一整夜的激烈追逐,现在他们都很疲惫。战斗一起,首先倒霉的就是那些上了年岁的老狼。“嗷”的一声惨呼,闪电族群的一匹老狼首先遭了殃,咽喉一下子被强壮的波里给死死地咬住。这时斑毛、耷拉耳双双补上,一个咬住老狼的耳朵,一个咬住了他的尾巴……
雪豹喜欢咬尾巴
老狼疼痛难耐,拼了命地发出惨叫。一旁的闪电正在卯足精神对负三个生平遇到的最强敌人,突然被自己族群发出的惨叫声给扰乱了心神,一个没注意,受了伤的那条后腿一下子又被孤狼旋风给来了一口,也多亏了他闪电一般的速度,迅速将腿撤回,鲜血却滴哒滴哒地流了下来。
孤狼旋风一击命中,更是得理不让,没等闪电反应过来,就又飞快地向他扑了上去。闪电后腿这一下可伤的不轻,速度已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无奈他只能向左后方闪了过去,可是他却忘了,梅拉正好守在那里,只见她向前一扑,嘴巴一张一下子向着闪电的另一条后腿咬了过去,这时闪电已经避无可避,突然猛地一个回身,张着嘴向梅拉迎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梅拉自小就与哥哥南征北战,实战经验那是相当丰富,只见她的头微微一低,一下子就咬住了闪电的前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