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瑪雅啓示錄 起點-第53章:扇動翅膀的蝴蝶

瑪雅啓示錄
小說推薦瑪雅啓示錄玛雅启示录
时间紧迫,那群逆徒们已经离开超过十八个小时了,要想追上他们,巡猎二队必须加快行进的速度。
王佳毅手持已经打开了保险的92,一副人挡杀人,兽挡道儿,果断击毙的态度,领着一行人快速穿越过通往河滩的草原。
昨天,急匆匆地返回营地,见到许志远沮丧到满腹牢骚。
这位年轻的科班刑警,什么都好,就是棱角有些过于分明了点儿,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执拗。
特别是,昨晚讨论到要去追回那群逆徒的时候,许志远一百个不情愿地将他所有的憋屈和不屑,都一股脑儿地倾倒出来,搞得大黄蜂也是一脸的囧。
魔幻精灵族第二册
作为师傅,大黄蜂这位深谙人情世故的老司机,语重心长,且带着苦口婆心的意味,告诉这位年轻的徒弟,这个世界,永远不是非黑即白的那么简单;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有江湖就会有人情世故。
所谓的人情世故,也无非就是,各方面利益权衡和妥协之后的结果罢了;太较真儿,就输了。
许多事情,不是个人好恶所能左右的;有些事情,虽不情愿,但必须要去做;如果听之任之,袖手旁观,很有可能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必须要做的理由,无非心念所系,职责所在;怎能因为多元无知,人言可畏,还有人心叵测,就忘了初衷和职责,裹足不前呢!?
为了许志远能够听得更加明白,大黄蜂讲了他自己的故事。
“记得刚从警校毕业那会儿,实习期我曾短暂地去过交警部门。经常会抓到一些超速的主,你说他们不清楚超速危险吗!?他们,当然知道!既然知道,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超速!?你以为,他们傻!?他们一点儿都不傻,玩儿起心眼子比谁都精。那么,他们坏吗!?也不见得,就能坏到哪里去。”
“只是,他们觉得自己很牛X而已;一种情况,他们自以为各个都是舒马赫,或是汉密尔顿之类的;另一种情况,他们觉得,自己应该牛X到,不受任何规则和法律的束缚;而规则和法律,都应该是别人必须要遵守的,不是他应该遵循的。”
“遇到这样的人,你说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放任不管!?可我们的职责,又是什么!?”
“我们比谁都清楚,超速的危害性;之所以要管住他们,也是要把不可预知的风险,提前控制住;这就叫,防患于未然。”
“如果,我们的监管不到位,他要因超速死了,家属一百个不愿意;他要因超速把别人撞死了,整个社会也一定不会答应;无论哪种情况,个人也好,舆论也罢,都会说职能部门不作为;为什么就不能,有效地遏制住这类超速的乱象。”
“可是,我们抓到的每一个超速的人,都会有一大堆的理由,甚至是振振有词地跟我们玩儿猫腻;也会觉得自己很委屈,为什么撞到枪口上,倒霉的就是他们,觉得我们多管闲事了。够精彩,够矛盾吧!”
“你之所以觉得很委屈,是因为你自己觉得委屈而已。”
“为什么,好人难作!?做了事情不落好,或是做了事情,没有得到你自己认为的回报或者认同,当然就会觉得自己很委屈啦。”
“委屈,也是因为,你自己内心在求回报;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其他方面的。你刚才说到,这里有些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你自己有没有想过,你之所以觉得很委屈,也是你自己理所当然地认为,别人就该对你的付出,理解你,认同你,配合你,甚至褒奖和赞扬你呢!?到底是谁,在理所当然地要求呢!?”
“如果,你能把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当成职责,不要有任何的理由,也不要求任何的认同或是回报,只单纯地认为,这些本就是你应该做的,管他们理不理解,认不认同,赞不赞赏的,只作好自己,哪还会有什么委屈呢!?”
“所谓的好人难做,无非是,你自己放不过你自己而已,把你自己端着,下不来了;不接地气,能不难受吗!?”
“人性,是什么!?趋利避害!对自己有利的,就交口称赞,对自己不利的,就怨声载道,时不时地来一场道德绑架;不都是为了给自己,讨一点儿便宜吗!?人性使然,谁都逃脱不掉。”
“所谓放下,就是做自己该做的,冷暖自知即可;又何必在乎,别人对你怎么看!?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都在乎了,岂不是要把自己累死呀!”
“好人,往往就是这么被自己累死的。”
“心有所求,必然心会很累;如果能作到心无挂碍,哪儿还会有什么烦恼,哪儿还会有什么委屈呢!?”
在两位老司机的循序开导下,许志远虽似懂非懂,但也不再纠结了;他承诺,一定会守护好这片营地。
汪老大来到集结点,所有人已经到齐。
他也不客套,直接切入主题;命令道:“王运发!你先介绍一下,时间节点。”
王运发顿了顿神,殷情地说道:“好的,汪哥!巡猎队到河边取水,平均用时约为两小时四十五分钟。我专门跟他们核实过,去的时候轻装,用时大约一小时左右,灌水大约二十到二十五分钟,返回时负重,速度稍慢一些,用时大约一小时二十分钟左右。三队现在已经离开十七分钟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距离他们灌完水准备返回,大约还有一小时八分钟。”
“哥儿几个,明白我的意思吗!?”
汪老大,一脸严肃地望着众人。
武神当世
“明白,老大!我们必须在一小时八分钟内,搞定所有一切。”仇斌,忙不迭回应道。
“好的,明白就好!我现在,来布置任务;水鬼和强子,秦大夫那边有些小麻烦,一女的对秦大夫不依不饶的,一看就是个难缠的主,你们过去搔搅一下,把火点起来;色鬼和阿勇,你们去把那些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尽可能招到秦大夫那边去,添一把火;唐秃,你去搔搅一下谢大夫,把谢大夫也引过去;刀疤和华子,你们俩去把烽火台给我拆了;王运发,你去准备刀具;斌子跟着我,见机行事,需要时,四处煽风点火。”
“我们这回,一定要多点开花,彻底把这里搅乱了,才好乱中取利。你们各自完成自己的任务后,就过来与我汇合。明白了吗!?”
“明白了!老大!”
“好啦!我们开始行动,都给我利索点儿。”汪老大,一脸杀气地命令道。
收到指令的一行人,开始分头行动。
水鬼和强子,朝着吵闹不休的人群,不紧不慢地凑了过去。
还是那女的,态度强硬地扯住秦大夫,正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哟!什么事儿呐,搞得这么难看;大家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手动脚的!?”强子,一副人畜无害地调解道。
那女人,蛮横地瞥了强子一眼,回应道:“让我怎么,好好说话!?我妈现在,都快要拉脱水了;昨天晚上还好儿好儿的,今早吃了姓秦的弄回来的鬼东西,就一直不停地往厕所跑。都那么大年纪了,我能不着急吗!?”
“不应该呀,美女!秦大夫一向对病人,认真负责,关怀备至的。我记得前几天,您不是还夸人家秦大夫,对老人家照顾得体贴入微吗!?您是不是,弄错了呀!?”
水鬼,乘机倒着浆糊。
“这种事情,我能胡说八道呀!就在刚才,我还碰见俩人从厕所回来,也是说吃了姓秦的昨天弄回来的那些鬼玩意儿,都跑了好几趟了。我现在也只是要一个说法,看这事情到底怎么解决。我有错吗!?我!”那女人,一脸不屑地争辩道。
“美女!您看一下这里的环境,说是荒郊野外,那可都是在往好里说啦!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什么都缺;人家秦大夫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依旧兢兢业业,对所有病人还都无微不至地关照着;大家都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再怎么说,人家秦大夫也是专业人士,应该不会自己不尝一尝那些东西,确认过了没问题,就随随便便地拿回来吧!?您需要解决方案,也不能这么得理不饶人吧!?总得给人家秦大夫,一些时间来解决。您这样拉拉扯扯地,总是不太好看吧!?咱们有道理就讲道理,也不能胡搅蛮缠。对吧!?”汪老大挤在人群里,一本正经地数落道。
几位看热闹的主,此刻也觉得汪老大说的有理,指指点点地小声议论起来。
女人有些挂不住了,索性撕破了脸皮,胡搅蛮缠道:“我不管!我妈现在这种情况,今天不给个说法,我还就胡搅蛮缠。怎么啦!?”
秦大夫见此情形,也是倍感委屈;她抢白道:“昨天带回来的那些水生植物,我也都是亲自尝过的,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这才放心地拿回来;也是想给几位败血症症状稍微重一些的病人,补充一下维生素和植物纤维素的。”
“对于老人家的问题,我也是建议再观察一下,先给老人服用一些生理盐水,补充一下生物盐,防止电解质紊乱;我再去了解一下其他几名病人的情况,才好做出判断。现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我们也是在极尽可能地解决问题,没有要逃避的意思。对吧!?”
“那你也不能看一眼,就想走吧!?总得给我,一个说法。是吧!”那女人,不依不饶道。